尼莫踩著血腳印進入閣樓治療室時,馬修操控的機器人立刻利用多眼鏡頭鎖定尼莫身上所 有傷口。 「他這是要把自家導師割成虎班貓嗎?」首富的聲音裡散發出明顯不愉快。 尼莫懶得接話,一瘸一瘸走到病床邊,看著已經被安置好正在輸血的魔女。 「為什麼自殺?」尼莫直白質問。 「我的確不打算傷害自己撒嬌惹人憐,要嘛活,要嘛死,有記憶起就不上不下困著,我膩 了。」齊髮少女冷漠的說。 「把話再說得更清楚些,我不接受應付。」尼莫命令道。 「我不是沒遇過比米迦勒更好看、對我更好的男人,中共也設計過這類糖衣陷阱,但我沒 上當,連想逃避現實都沒辦法,他們眼裡對我的恐懼嫌惡如此明顯。」 「妳也有年輕女孩的擇偶本能,並不需要感到羞恥。米迦勒的英雄形象的確很醒目,而且 他也喜歡你,我替妳問出來了,他親妳是欲望也是喜愛,妳可以不接受,但不必覺得他輕 慢隨便,他的確承認妳對他來說很重要。」尼莫現在的策略是弄亂魔女心思,姑且讓她沒 空想著去死。 「尼莫哥,你不懂。」魔女鬱鬱看著他。 如果是被男人強吻的話,尼莫瞪了一眼旁邊的馬修化身機器人,他也算略懂。 「什麼意思?」 魔女露出一個悽慘的笑容:「因為後來我想親回去。」 「那就親回去,有何不可?」 「然後呢?他開心或他不拒絕,我只能永遠在原地等著他的回應,因為我沒有翅膀。曖昧 又如何?戀愛又如何?遲早會結束,米迦勒和我都缺乏建立正常穩定關係的能力,更糟的 是他哪天又喪失人性沒感覺了,真方便啊,只有我愈陷愈深,甚至不是因為愛他,就是不 甘心。」魔女沒受過像樣的學校教育,但不是傻子。 「……妳的考量算是有道理。」尼莫捏著眉心承認。這一點他和魔女意外合拍,也是尼莫 當初警告米迦勒和馬修別把魔女拖進感情漩渦的警戒用意所在。 「對我來說這比生不如死苟活還難受,以前至少我還是我自己。我不敢想像因為一個男人 失控是什麼樣子,也無法為此負責,起碼現在這條命還是我的,我可以為了大家少惹點麻 煩。」魔女的自殺固然有眾多因素,主要是她很久以前就已經忍不下去,但她還是試著在 新國度再拚搏一次。跟許多普通人一樣,買了張彩券,很普通地銘謝惠顧,但一開始就不 抱太大希望,只是發洩精神壓力,幫自己點根火柴許願。 「妳真的認為自己死掉不會惹麻煩?」尼莫又問。 「尼莫哥,格林先生,咱們乾脆敞開來說話,新疆魔女因為活著才重要,死了不會造成任 何損失,就跟保證毀滅的核武器一樣,事實不就是如此?」不管後果如何,現在魔女鐵了 心這麼認為。 和情緒激動的人爭辯沒好處,尤其尼莫自己也不太穩定,怒氣還在心底悶燒,他拿出鄉民 嘴砲熟練技術順著她的話安慰:「現實利弊的確如妳所說,但人與人之間關係不是這樣計 算的。」 「我知道,但那些微不足道的特別可以省略,我想讓一切簡單點。活著老是一堆倒楣事, 我到底還要忍多久?為了我自己,只是單純的自私,這些問題太煩人痛苦了,對不起。」 魔女眼一眨落下淚來,顯然真的撐不住了。 尼莫偏了下臉頰,意指屋外的米迦勒。「現在情況是,似乎比起妳喜歡他的程度,他更喜 歡妳。畢竟一直是他先主動,而且不考慮會對其他人造成麻煩。」 「被魔力影響才對我特別,感覺真是糟透了!我就像個喜歡上超英模型的智障!或許他保 持距離再也不要見我,恢復清醒後對大家都好。」魔女虛弱聲音裡仍有藏不住的怒火。 方才在尼莫與魔女對話時,機器人就已經麻利地蹲下來捧起尼莫的左腳用瓶裝生理食鹽水 沖洗傷口,尼莫不得不順勢坐在旁邊的陪病椅上任馬修施為,腳底被快速塗上一層抗菌軟 膏墊上厚厚紗布接著匆匆包紮,姑且是把血止住也預防感染了,捲髮青年有點狐疑平常對 傷口超龜毛的馬修今天怎麼這麼好說話? 尼莫在刺出關鍵一擊時無暇留意腳下,直到現在他都還不覺得痛。 大概是別墅正處於非常事態,米迦勒和魔女目前暫時被安撫下來,卻不確定這份危險平衡 能保持多久?馬修得立刻啟動其他應急計劃。 馬修忽然開口,僅透過麥克風也能感受他的正式語氣:「在所有消滅新疆魔女威脅的推估 方案中,確實有魔女主動自殺這條,這也是最無法估計會帶來什麼後果的發展,可能毫無 影響,也可能毀滅許多人。就現況看來,我認為後者機率高些,不是因為妳的魔力,而是 米迦勒失控的連帶損失。但一開始這就是我最優先想避免的惡劣情況,因為妳是米迦勒唯 一救贖機會。」 不像尼莫溫和回應魔女,首富的考量冷酷又現實。 魔女看著機器人愣住了。 魔女想了想,也認真回覆首富道:「我害怕因為魔力才愛上我的人,他們不是為我殺人, 就是為我而死,從來不考慮我的想法。但除了魔力我一無所有,只是個空虛的殼子,他們 只是愛上自己的幻想,頂多投射到我身上。我都不敢說希望有人愛上真正的我,因為本來 就沒有什麼可愛的。何況別人愛我,我就要愛回去嗎?」 馬修在麥克風裡應聲:「夠嗆!我喜歡!」 尼莫真想把那個機器人的頭擰下來,很貴,要忍住。 「要知道米迦勒的問題也不比妳小,他之前沒有愛人的能力,不是形容個性,是客觀症狀 ,他的人性快被掉落物吃光了,馬修的確想利用妳挽回一點,我則是持保留態度,就是不 希望你們走到極端。假設米迦勒不受妳影響,遲早也會自我毀滅,但是不是因為魔力才愛 妳,或其中佔比多少,我認為你們應該整理思緒後再溝通清楚。」尼莫也不虛以委蛇了, 挑明天使超英的近迫危機。 本就不該對一個失血過多的傷患立刻進行長篇檢討,偏偏差點失控的米迦勒就在屋外,魔 女也可能隨時想不開,尼莫和馬修不得不對她施壓,既然魔女自殺的藉口之一是解決麻煩 ,就要反過來刺激她先收拾自己的爛攤子。 「我累了。」她哽咽著說。「不是故意害尼莫哥受傷。」 「小傷,不礙事,妳沒看到我捅了米迦勒的肺,反正他不會這樣就死掉,讓他一邊痛著跪 在外面反省。」尼莫在魔女震驚目光中溫柔地替她撥開瀏海,摸了摸她的頭:「好好睡, 醒了再慢慢考慮,先看看小說或動畫轉換心情也好。答應我,別做出傷害自己的行為,快 忍不住時,就叫馬修幫妳開藥,他會抓個比較可靠的劑量讓妳放鬆平靜些。」 「好。謝謝你們,格林先生,還有哥哥。」聽聞米迦勒也受傷的事讓魔女迅速靜下來,今 晚別墅裡沒有贏家,大家都是傷號。 尼莫本想坐在床邊陪伴魔女,被安全手機裡的馬修來電催促,只好暫時走出閣樓接聽。 「給她一點獨處空間,我的機器人看著,米迦勒也守在外面,實際上跟站在病床邊沒差別 ,她暫時不可能做傻事。我確定她已經精疲力竭了,估計至少會睡幾個小時,計畫這一切 外加等到今天合適空檔出現應該耗費她許多精神,你拿著染血凶器全身血淋淋睜著眼睛的 樣子會讓她有壓力。」馬修說。 尼莫這才意識到他右手仍緊握著撥火棍,甚至手指上還沾著米迦勒的血,剛剛是用左手去 撥魔女的頭髮安慰她,如馬修所言,畫面的確有點恐怖,雖然魔女看起來全然不介意。 「放輕鬆,尼莫,衝突告一段落了。」馬修輕聲勸道。 尼莫回答:「米迦勒終究沒越界,還算有救。我也氣魔女的過激行為,到底是創傷壓力發 作還是魔力反噬分不清楚,尤其後者相當於免疫風暴,但兩邊都不能說是她的錯,就跟米 迦勒愛上魔女的原因一樣,還有他現在應該在聽我說話,希望他們兩個裡其中一個下次動 手前能先多動動腦子。」 尼莫很清楚,米迦勒當真想闖入別墅,尼莫那一刺根本阻止不了他,或許米迦勒只是想找 個機會受傷流血發洩終於重新感受到的各種不滿情緒,但尼莫當時卻是空裝賭命對上超英 排行榜第二又是有些虧欠心情的朋友,逼不得已刺傷米迦勒才讓他後退,自己免不了付出 一些代價,現在超級火大。 米迦勒太崇拜KS,經常忘記他還是血肉之軀,而且是個排行勉強在一百名內,還不是因為 戰鬥實力進榜的超英,在尼莫看來是肇因大眾熱愛戲劇性加上各種迷因和不堪多提的粉絲 二創風潮導致的灌水名次。 「我線上觀察魔女一會兒,確定她傷勢穩定就過來陪你們,順便補充新血袋。另外我擔心 你和米迦勒的情況。」馬修沒說得太明白,但尼莫聽懂有他在就不用煩惱戰力不對等的弦 外之音。 尼莫尋思等馬修的專屬直升機駕駛到位也需要一點時間,「嗯」了一聲算是答應,馬修沒 掛斷電話,尼莫也沒放下武器,兩人隔空無言聯繫著。 「可以了,我馬上趕回別墅,你到客廳等我,泡杯奶茶喝冷靜冷靜。」約二十分鐘後,馬 修這樣建議。 「客廳現在一團糟,看到屋外的米迦勒我就有氣。」 「但廚房沒事,你肯定要監視他,用眼睛看就好,別浪費超能力。」馬修不忘雞婆提醒。 「我也不想浪費能量在他身上。」 「不幸的是,你腳底傷口需要縫六針,身上其他割傷也得處理,我想盡快先回去,等我到 了再仔細清創治療傷口,另外怕你忍不住又去揍米迦勒,弄裂遠端操作縫起來的傷口,你 白捱肉痛。」馬修考慮周到,不能保證現場安全時,尼莫不會放下手中武器,也可能無視 傷勢繼續行動。 「他要是乖乖跪著,我幹嘛做這種蠢事?」尼莫冷哼。 「今晚太多意外,你不會現在就放下戒心,除了米迦勒,永遠都要考慮第三方未知威脅, 我知道你的顧忌。幸虧有你在場,米迦勒和魔女的自制力我都信不過,所以我會快點過去 幫忙,你剛剛可是做了件大事,我很擔心你的身體。」馬修指的是尼莫刺傷米迦勒的詭異 創舉,真的只能用詭異形容了。 「那就別廢話了,等你。」尼莫主動掛了手機。 ※※※ 尼莫用撥火棍點地分攤重心,拖著傷腳下樓到廚房泡奶茶,這時候真不是奶茶狂魔的執著 ,而是他又使出一次始料未及的大招,不知會有啥後遺症,過去經驗都是趁昏倒前先補充 水份營養再說,但他優先確認魔女的情況,沒能立刻照顧自己。 尼莫現在最方便快速還能一邊維持警戒的做法也只剩下泡奶茶而已,單喝鮮奶尼莫能一口 氣喝下的量不多,把奶茶當飯的習慣反而在必要時能優先攝取大量水分,並且和蛋白質一 起攝取的水分較不容易流失。 才剛喝完一馬克杯奶茶,總共不超過十分鐘,屋外就傳來大型鳥類翅膀拍動聲,以及某種 動物輕輕落地聲響,尼莫立刻感到太陽穴突突作痛。 果不其然,長著黑色長翅膀的世界首富快樂地開門進來,手裡拎著小型白色冷藏箱,看尼 莫正在喝奶茶,給了他一個大拇指。 首富趕在尼莫噹他前搶先解釋:「這樣省時又隱密,還能增強感應有無被其他勢力監視跟 蹤。」 「你用這副樣子直接從格林大廈飛過來?」可惜尼莫不買帳,只想把馬克杯扔到金眼男子 頭上。「霍利出事了嗎?」 「他在自家安全屋被窩裡睡得像小嬰兒一樣。我認真起來用翅膀飛得不比米迦勒慢多少, 可惜這就撞人設了,我非戰鬥必要時通常不變身,要變就變到利維坦程度,現在是特殊情 況。」馬修就在尼莫眼前很奇幻地把黑色翅膀收回體內,看起來不太費力。 「稍等,我去冰血袋和探望魔女情況,幫我倒杯奶茶,雖然只是部分變身,短暫來回也是 有點累。」馬修對灑滿碎玻璃的客廳嗚哇一聲,又望向樓梯血腳印,然後避開血跡迅速上 樓,站在廚房中島後的尼莫則看見他背後襯衫破了個兩個大洞,只剩一些絲連破碎布料, 首富終於有次變身結束後三點不露了。 尼莫一次泡的奶茶量不夠他和馬修同時喝,兩人都是大馬克杯主義,馬修或許想解渴,尼 莫現在是真的有補充水分的必要,於是他又重新放進好幾勺新茶葉沖了一壺濃紅茶。不過 就這點時間,馬修就回到廚房了。 「魔女還好嗎?」尼莫劈頭就問,其實距離馬修離開格林大廈還不到十幾分鐘,在這之前 他一直透過遠端監控掌握魔女情況,親眼二次確認只是首富和尼莫共同的謹慎本性。 「睡著了,情況穩定,感覺魔力也沒失控。」 「那就好,謝謝。」尼莫總算能放鬆些許,馬修的確是反應速度一流的主坦兼治療。 「是我該向你道謝。我讓你把米迦勒攔在屋外,你當真做到了。真是……我不知該說什麼 。」馬修拍手鼓掌。「好想給你熱吻獎勵,你喚醒我內心的野獸了。」 感動瞬間煙消雲散,尼莫立刻威脅性舉起沾有米迦勒血跡的撥火棍指向首富。「你內心的 野獸貌似有睡眠障礙,我倒是樂意幫牠做個好夢,看來得連人一起敲才有用。」 「你對我要求太苛刻了,把我家便宜撥火棍變成打贏米迦勒的傳說武器,任何科學家看了 這個都會亢奮到不行好嗎?我就知道你有天會忍不住拿那支撥火棍行凶!」 「你他媽留給我多少反應時間?不到三十秒!」 「所以不只你在屋子裡這邊那邊藏了暗器,我也幫你在各處角落都擺了實用工具。」馬修 捶捶痠痛的肩膀。「你發現魔女自殺發出警告,我連線啟動同步化機器人接手急救也差不 多是這個秒數,還要監測估計米迦勒的行動。他這次去日本執行任務時我一直待辦公室裡 ,別墅遠端控制中心不在研究區,我放在方便又保險的地方。」格林集團總裁的神祕辦公 室。 馬修抬頭看了下天花板,魔女此刻在他們頭頂上方沉睡。「她竟然能忍住自殘衝動,第一 次動手就追求致命效果,差點就成功了。」 「所以你也有所懷疑?幾成?」尼莫追問。 「沒那麼具體,像我剛剛說的,這是眾多可能性之一,只要米迦勒離開別墅,我這邊也會 提高對別墅的警覺性,如果有其他行程就取消,留在辦公室裡。」 尼莫還來不及叫停,首富已經脫下襯衫團了團放到角落,準備之後當可燃垃圾燒掉。 「你幹嘛脫?」冷不防目睹首富又半裸的尼莫心情更糟了。 「這件襯衫已經不能穿了呀!剛變身完肌膚敏感著,穿衣服很不舒服,再者我穿著破洞位 置可疑的上衣在監控裡曝露時間愈短愈好,方便之後我刪除記錄,順便讓你欣賞我的身材 ,破掉的襯衫太色情了,脫了形象比較健康。」馬修順利收穫尼莫嫌惡的表情。 尼莫正想懟他兩句,不巧能量一口氣耗盡的反噬卻在這時發生,全身肌肉強烈刺痛無力, 到了幾乎感覺不出何處是傷口的程度。 ※※※ 作者的話:現在我小腿上有個超像被喪屍咬傷的車禍傷口,還有個像被抓傷的。之前沒照 顧好感染了,被醫生瘋狂唸了十次會爛掉,現在很乖不敢碰水。 下一回首富會做出令人興奮的舉動。 -- ___________________ | | | 風暴荒野 http://laterne.pixnet.net/blog | | | WORK BY 林賾流 巴哈小屋 搜尋筆名林賾流  |___________________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tw-website.org.tw), 來自: 1.169.39.31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ptttw-website.org.tw/CFantasy/M.1719070999.A.24D